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令人难过而又深思的现象 对《韩国教友渴求温良谦逊的司铎》一文的反思
2013-01-22 10:28:11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 【 】 浏览:4416次 评论:0
   看过天亚社1月18日《韩国教友渴求温良谦逊的司铎》一文后,我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悲哀,同时,作为一名司铎,也感到羞愧和内疚:我们身为司铎的,怎么就成了让教友们敬而远之(或说恶而远之)的人物?而为何本该就有的“温良谦逊”的涵养和品德,却成了教友们“渴求”,甚至可望不可及的“稀有珍品”或“奢侈品”呢?
   难过、悲哀、羞愧和内疚之后,我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反省。其实,作者洪性正在文中所提及的正反两方面的例子,我在具体的生活和牧灵过程中亦多有见识且深有同感。记得我小的时候,老怕在辅祭时被“脾气不好”的老神父当面责骂,所以只要能躲过他的弥散,我就自感庆幸。在我的脑海中,多少留下了“神父的脾气都不好”这样的观念,及至后来接触神父多了,发现有些不但脾气很好,而且学识修养都令人钦佩,才知道不是所有的神父都是一个模样,完全取决于其个人的觉悟和涵养。如今看到洪性正所写的“(某教友)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堂区司铎视教友为需要管教的对象、在讲道时训斥教友、干预教友的活动,又在没有聆听教友意见的情况下作出专横的决定”,以及一些教友“离开教会的主因,是‘对专横跋扈的神父和修会会士感到失望’等真实但却刺耳的语句时,我一方面下意识地问自己,是否也有某些教友因为我曾经有意无意地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和做法,而选择了离开教会甚至放弃了信仰?另一方面我也开始深思:导致某些神父态度傲慢、作风霸气、言语粗暴的原因到底何在?琢磨半天,我得出了如下几种解释,供大家批评指正:
   上述那位我“怕”而远之的老神父,曾单纯为信仰的缘故而在劳改农场服刑二十余年,艰辛的岁月留给他无数心灵的煎熬与创伤,常常莫名其妙地冲教友们发脾气应该是其心灵伤痛的一种自然反应了。
   一些工作努力、热心福传、年富力强的神父作风强势、脾气不好,应该是他们常常着急上火,于是常常会擦枪走火。
   有些一无才、二无德的神父也如此这般,就只能说他们别无选择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掩藏自己的心虚和自卑,或者将自身问题投射到他人身上。
   然而,不论怎么说,这些解释都不是为洪性正在文中所述,或是其他人在生活中所见所闻的“神职问题”辩解和开脱;恰恰相反,我坚决认为,就像老师和父母不能将自己的不开心发泄到学生和孩子身上,神父更不该将自己的问题转嫁到教友的头上,而是应该通过其它有效合理的途径来寻求自身的治愈、提升和悔改,努力成为一位平易近人、“温良谦逊”的好牧人。否则的话,我建议,甚至呼吁,教友们“炒了我(他)的鱿鱼”——一个不合格的工人应该被炒鱿鱼,为什么一位不合格的神父就不该被炒呢?!
   在此,我仍然坚持认为,导致今天教会内部此起彼伏的“神职问题”,也与教会历史上曾把司祭职“神权化”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不能光治标不治本,而必须像在“梵二”结束之际,签署了《墓窟公约》的那些主教们一样,从体制和根源上下功夫!不然的话,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再批评政府官员的腐败呢?
   最后,让我们一起祈祷:愿“良善心谦”的主基督,赐给我们教会更多更好的善牧!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hdcatholic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信德之光»通谕简介 下一篇因着基督的爱,携手创建共融合一..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共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