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谷寒松神父,麻风病人的天使
2012-12-29 11:35:26 来源:信德网 作者: 【 】 浏览:3725次 评论:0

    在台湾新庄与回龙交界的地方,一片静谧的半山腰上,有一处“乐生”疗养院,四十几年来,住着一群身染麻风病的人。他们是一群被社会遗忘的边缘人,因为罹患麻风,被家人送到这个偏远的山谷里面,自生自灭。
一、投入服务麻风病患的工作
    年近八旬的耶稣会士——谷寒松神父每个礼拜都会来到乐生。因为这是他见“家人”的珍贵时光。谷神父把这些被亲人、社会遗忘的麻风病患者视为家人,是因为30多年前,谷神父在“乐生”这个地方,被一个场景激发了动力。
    1961年谷神父来台湾学习汉语,后到罗马念神学,在意大利遇见了常年在台湾照顾麻风病患的李明德神父,李神父对他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到台湾照顾麻风病患?我需要一个接班人。”“为什么不呢?”就这样,1975年9月,谷神父第一次来到乐生。
    那时候谷神父看到12位有精神病的麻风病患,挤在一间房间里,他们有人手脚残缺、有人目光呆滞,吃喝拉撒睡全挤在一起解决,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麻风病人,握着他们的手,他流泪了。
    回到神学院,他进入圣堂祈祷,一面哭,一面对主说:“我不赞成,我要抗议!一个人身上怎么可以同时罹患两种严重的疾病。感染麻风病就已经够可怜了,为什么还要让他们得精神病?”跪在圣堂内,泪流满面的他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谷神父看望麻风病患的爱心行动
    “我能够做什么呢?我能为这些正在遭受身体折磨与生命苦难的人们做些什么呢?”他向十字架上的耶稣苦求,整整哭了半个小时,泪流干了,慢慢地谷神父的心中涌出了一丝丝的平安。“去吧!尽你的能力去做,其他的就交给我吧!”这来自天主的感动从心底油然而生,让他相信这是他从事神职工作的责难,同时这是天主的刻意安排。就这样,谷神父开始与基督教长老会合作,并在乐生疗养院圣威廉堂担任天主教司铎,负责病患的牧灵。
二、竭尽所能为麻风病人服务
    “那时候,乐生病患有800多人。”谷神父说:“这些人住的环境是幽暗而肮脏的,即使有医疗服务,病患的肝、肺、胃、精神疾病等的治疗需求,依旧被忽略。”
    谷神父从服务乐生开始,每个主日弥撒后都会拜访麻风病人。有一次,一位病人对谷神父说:“神父,我的胃很痛。”于是谷神父就去找乐生的护士,护士说,他会慢慢的病重,然后去世,但不是因为麻风病。谷神父意识到应该为这些病人做些什么,他和佛教团体、长老教会团体合作,采访了200多位有代表性的病人,询问他们需要政府在哪一方面帮助他们。在报告出来之后,当时的台湾卫生署长、乐生院长,以及宗教团体代表和病人代表参加会议,经过这次会议后,乐生的服务明显改善,不再有麻风病人因患其他病症而无人照管,从那时起,谷神父也不再听到“神父,我们不管别的病,我们只管麻风病”这样的话了。
    在台湾,谷神父除了经年累月地努力促使院方改善软硬件,更争取到政府提供麻风病患的免费医疗及生活补助。每次谷神父出现在病房,灰暗的空间就顿时热闹起来,不管病患受洗与否,都会争相与他握手、寒暄,似乎只要谷神父的一句问候,就可增加几分对抗病魔的力量。谷神父对乐生的“家人”,不论是不是教友,他都像天使般靠近他们、爱怜他们,告诉他们,天主并没有遗弃他们。
    他和麻风病人亲如一家,连水都喝同一杯,有人问他:“难到不怕被传染吗?”他幽默地说:“如果能被传染,是多么荣幸的事!”他最钦佩比利时籍的达米盎神父,生前无微不至地照顾麻风病人,最后竟因染病辞世。他接着说:“一点也不怕被感染,如果有一天发现我染上麻风病,我就去马偕医院那边吃药,治好以后,还是要回院继续工作。”
    谷神父所奉献的不仅仅是医疗层面,更不怕苦、不畏艰难地奉献他的爱心。他在乐生的长期投入,早就形成了医疗结合社福的典范,他们把病友当家人,改变社会对所谓边缘族群的观念,并身体力行。神父和修女早已成为乐生重要的精神支柱,乐生病友也成为了他的信仰。
三、服务麻风的感悟
    乐生的一位陈先生有麻风病,也有一点精神病,他从不说话,大家也都以为他不能说话。谷神父几乎每个主日都去拜访他,坐在他旁边,和他讲几句话。就这样三年半过去了,一天谷神父照例问他:“你今天怎么样?”“很好。”陈先生很清楚地说。“我在辅仁大学做了一辈子神学工作,今天更进一步地让我感觉到究竟什么是救恩,救恩就是将天主的爱带给需要的人。我和陈先生在一起三年半的时间,那个‘很好’在神学上给了我很深的感悟。”
    拥有罗马额我略大学神学博士学位、在天主教辅仁大学神学院担任信理神学教授、并且曾担任辅大神学院研究所所长的谷寒松神父,总是谦虚地笑着说:“乐生的病友是我的导师,他们教导我好多重要的灵修课题——要有耐心、要喜乐、要接受。”谷神父更感佩这些饱受鄙视的社会边缘人,虽然他们自己满身是病、尽管他们遭家人抛弃,但是仍然张开双手拥抱他,把他当作“家”人一样。
    谷神父说:“我一直记得有名病患,因罹患其他疾病,过世前身上都插满了管子,很痛苦,我去慰问他,没想到他反而安慰我说,‘没关系,这样就可以了。’我意识到原来自己是那么渺小,这位病人,教导我什么是‘忍耐’”。
四、病痛中坚持拓展工作
    尽管走起路来依旧大步流星,可是外人却很少知道,谷神父的膝关节已经退化,不时还得上医院打止痛针。与他关系亲密的工作人员说,在神父的字典里,并没有“退休”二字。尽管乐生疗养院因为捷运工程(地铁)而被迫搬迁,可是谷神父对麻风病患的使命感却一天也没有减少,他还要到中国大陆服务,上主给他的工作,他还没有做完。
    2000年,谷寒松神父在台湾成立“麻风服务协会”,并出任第一任理事长,开始在偏远的四川、云南、广东山区,为麻风病患服务。他常年投入在麻风病患的照顾工作中,也因此为他赢得了2004年“第十四届医疗奉献奖”。
    有一回,在四川偏远的麻风康复院,有一个绰号“哑巴”的患者,看起来已好几个月没洗澡、洗头,脚部伤口很严重,无法行走。于是他为康复院向当地政府申请接水、接电,并招募修女展开照护服务。
    谷寒松回忆说,当康复院第一次接上自来水时,他亲自为“哑巴”洗澡,并请修女为他包扎伤口。“当‘哑巴’可以走路之后,抱来一堆玉蜀黍给我,那时宛如就是上主给我的赏赐。”谷寒松的眼神难掩兴奋。
    投入麻风病患的照顾工作,谷神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得,他认真地说:“信仰就是要去实践!”

谷神父充满爱心地拜访四川病患
五、用天主的眼光看事情
    “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基督徒,就是要在生活中愈来愈活出耶稣基督的样式。”谷神父提醒,基督徒要将耶稣当成模范,追求与耶稣同样的生活方式,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而不是为自己而活。要把每个人都视为“上主”来关心。
    他认为每一个人都是上主天主的肖像,有他唯一无二的、神圣的尊严、价值,即便他们有麻风病,但这不影响他的神圣的尊严。
六、灵修经验分享
    谷神父建议基督徒,要有自己的灵修导师,要找有经验、有智慧的人帮助我们,成为我们的镜子。
    “细水长流、细水长流。”谷神父一再重复这四个字。祈祷、默想、读经的时间未必要很长,但每天一定要有,否则就不会有力量,也不容易有宽容的想法。”他也提醒神学院的老师,要注意自己的灵修生活,彼此之间也要接纳、鼓励,时时将耶稣基督的看法放在心中。
    谷神父说:“我们的生活未必完美,但我们要努力改善,很多人有时对自己、对别人、对世界感到失望并有挫折感,我们不要忘记:天主如此爱世界,他不曾放弃,并一再地宽恕又宽恕。”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hdcatholic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神秘的弥撒 下一篇裹尸布上没有口袋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共同关注